经过两年疯狂的收获,真正的控制者“成功地失去了工会”和“复兴系统”拥有数百亿美元的现金,三家上市公司遭受损失。

作者|苗凌云源|马也财经短短几天内,华硕控股、文华传媒、大连电瓷相继如雷,复兴系统的危机已经完全传递到其核心资产。

左手设立私募以吸收资金,右手进入上市公司以提高股价和获取财富。这场疯狂的资本游戏仅在两年内就结束了。

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业后,他留给投资者的只有鸡毛。

2018年7月26日晚,中国新闻媒体宣布公司收到薛国庆、朱亮、朱金陵董事的“辞职报告”。

马也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注意到,朱亮是复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叔叔,他已经失去了联盟,朱金陵是朱一栋的妹妹。

这意味着中国新闻媒体和“复兴系统”被进一步削减。

相关公告显示,2018年7月12日,朱金陵旗下常州兴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顺文化”)控股的文华传媒控股股东国光控股公司被和平财富收购,工商变更于次日迅速完成。

然而,“复兴系统”火线的撤离并没有让中国新闻媒体顺利着陆,后者仍然受到打击。

7月17日,国光控股持有的5.04%股份仍被司法机关冻结。另有8.39%的股票跌破收盘线,其中一些已经平仓。

该公司股价也连续六次下跌,69,700名投资者受到了深度报道。

上图显示了文华媒体宣布的收盘位置。另外两家与“复兴部”相关的公司最近也受到了影响。

2018年7月21日,大连电瓷全部股份(002606。阜宁稀土仪陇磁性材料有限公司持有的SZ(以下简称“仪陇磁性材料”)被司法机关冻结。同日,浙江浦江余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浦江余姚”)持有华苏控股(000509)的全部股份。被司法机关冻结。

其中,仪陇磁性材料的实际控制人朱冠成是朱一栋的父亲,浦江余姚与复兴集团有许多相似之处。

这意味着“复兴系统”的危机已经从线下私募平台蔓延到二级市场层面,而它控制上述公司才两年。

“复兴系统”的兴起极其迅速。

2016年9月20日,大连电瓷(002606。深交所宣布,公司前控股股东刘桂雪将4000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9.61%)转让给仪龙磁性材料,仪龙磁性材料成为新的控股股东。

仪陇磁性材料的实际控制者是朱冠成和邱苏真。

同年11月,兴顺文化收购了中国新闻传媒控股股东国光(000793)所持股份的50%。深圳),从而与国光传媒一起成为中国新闻媒体的间接实际控制者。

相关公告还显示,朱金陵女士持有兴顺文化100%的股权。

上图来自深交所马也金融经济联合交易所(微信公众号:ymcj8686)。在深交所的交易平台上,中国新闻媒体证实了朱金陵、朱冠城和朱一栋的血缘关系。

朱一栋是朱冠成和朱金陵哥哥的儿子。

换句话说,仅仅两个月,朱氏家族就控制了两家上市公司。

当然,“复兴系统”的脚步并没有停止。

2017年3月,浦江余姚投资11亿元收购华苏控股(000509)控股股东。SZ),成为上市平台的新控股股东。

通过对自然人的指控,实际上是对李雪峰的指控。

浦江余姚也与复兴系统密切相关。

2017年11月7日,华苏控股宣布,麦田投资将其几乎所有股份质押给湖北资产管理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阜兴集团旗下义务商经过两年疯狂的收获,真正的控制者“成功地失去了工会”和“复兴系统”拥有数百亿美元的现金,三家上市公司遭受损失。阜创智以及华闻传媒皆为湖北资管股东。工商数据显示,复兴集团的志愿业务富创智和文华传媒都是湖北资本管理的股东。

有趣的是,2018年7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就浦江余姚等公司与复兴集团的关系向华硕控股发出了一封调查函。

后者回答,“2018年7月20日,公司收到李雪峰的回复:我与复兴集团及其子公司没有联系”。

上图摄于深圳证券交易所相互交易所。然而,2017年4月10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平台上,华硕控股表示,复兴集团是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附属公司。

至于前者和后者的区别,马也金融(微信公众号:ymcj8686)打电话给华苏控股的东密办事处。另一方在与李雪峰本人核实后强调,这与复兴集团无关。

华苏控股公司与热衷于获取财富的复兴集团之间的关系微妙。

但可以肯定的是,通过一系列资本运营,朱氏家族已经攫取了大量财富。

2018年1月,央视新闻频道报道了朱冠成和朱一栋操纵大连电瓷股价的事件。

据报道,在自称“华北第一交易商”的李微微的指挥下,复兴集团在全国20多个省市的78家证券公司开设了600多个账户。它长期承包上海虹桥机场附近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并使用20多台电脑反复买卖大连电瓷股份,收入超过6亿元。

在这起曝光的股票操纵案中,“复兴系统”划拨的资金达数十亿元,资金来源没有详细披露。

然而,马也财经(微信公众号:ymcj8686)注意到,在不断攻击上市公司的同时,“复兴部”通过大量私募吸收了大量社会资金。

中国证券基金协会(China Securities Fund Association)于2018年7月13日发布风险预警,指的是四只私募股权基金:仪陇财富、西昌投资、鱼台投资和怡彩兴。

这些资金与朱氏家族关系密切。

上图取自中国证券基金协会复兴集团官方网站,显示裕泰投资和交易自己的机构。据工商信息显示,福星集团间接持有仪陇财富的10%,持有仪陇财富90%的另一位股东赵亮是江苏福居金融的法人,福居金融的实际控制人是朱金陵。对于泗尚投资,其法定代表人季聪于2011年至2016年担任复兴集团总裁助理。

据中国证券基金协会网站统计,四家私募股权公司已提交了159种产品。

复兴集团官方网站称,2017年其总资产管理超过350亿元。

很难知道这些产品最终会走向何方,但从一龙财富公告(Ilon Wealth Notification)等信息可以看出,至少有一部分资本流向了复兴集团及其关联方。

上图显示了仪陇财富两年来的盛衰。

至少有四家持有执照的私募股权公司和许多上市公司,以及数百亿美元的资本在管理之下,看似强大的“复兴集团”终于火了起来。

现在,它编织的资本游戏并不微妙。

2018年初,朱氏家族操纵股价的行为暴露无遗。为什么几乎没有警惕性?甚至在这之后的半年内,裕泰投资等人也推出了一系列新产品,朱一栋得以“成功落榜”。

在这背后,是哪个环节的问题以及如何避免下一个“复兴系统”。欢迎在本文结尾留下你的观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官网大厅 » 经过两年疯狂的收获,真正的控制者“成功地失去了工会”和“复兴系统”拥有数百亿美元的现金,三家上市公司遭受损失。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