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为什么资本离工业越来越远?

专注于过去几年,如果任何一个行业最终都要过得好,每个人都会转向“金融”,依靠钱生钱生存。至于主要行业,该行业的表现并不是最受关注的。

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企业赚钱的方式来自垄断、金融和房地产。

为了真正促进资本回归工业,使企业能够安心从事工业,从工业中赚钱,恐怕我们必须从制度层面进行全面的改进。如果没有“激励相容”的环境来鼓励企业从事工业,回归工业只是一个词空。

多年来,整个国家一直呼吁资本回归工业,主张“金融应该为实体经济服务”。

就政策而言,对实体经济的强调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各种会议都提出要牢牢把握实体经济发展的坚实基础,努力营造一种鼓励脚踏实地、勤奋创业、丰富产业的社会氛围。

然而,现实是资本对工业越来越不感兴趣。

不仅如此,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近年来,为了在任何行业过得好,每个人都会转向“金融”,依靠钱生钱生活。至于主要行业,该行业的表现并不是每个人最关心的。

几乎所有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都从事投资和金融,尤其是中国的主要互联网巨头都不从事金融和投资。

至少就目前而言,工业致富只是资本与他人保持尊重距离的理想选择。

政策是火焰,但现实是海水。

为什么资本不想回归工业?相反,它正急于涉足金融、房地产、投资和钱生钱?是行业利润太薄,还是税负太重,进入行业门槛太高?几天前,我写了一篇文章,简单梳理了过去10年中国企业赚钱的逻辑。事实上,我发现中国企业在过去10年里赚钱的逻辑一点都没有改变。

让我们以今年财富500强入围的120家中国公司为例:首先,从入围公司的行业来看,中国入围公司基本分布在石油、金融、电力、钢铁、汽车、煤炭、有色金属等领域。在过去的10年里,这个行业的分布基本没有变化。

这些行业要么是垄断、产能过剩,要么是巨额亏损。其次,美国最赚钱的企业是苹果,中国最赚钱的企业是中国工商银行。此外,中国的工人、农民和建筑公司都在世界十大盈利企业之列。

10家中资银行的利润总额占111家中国内地企业利润总额的50.7%。这意味着,在名单上的111家内地企业中,超过一半的利润来自10家银行。第三,财富500强共有五家房地产公司,全部来自中国。可以说,中国房地产为财富500强做出了突出贡献。

这三点是什么意思?这表明,在过去十年里,中国企业的赚钱方式来自垄断、金融和房地产。

十年前,我发现了这条规则,并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10年后,这种情况没有改变,但得到了进一步加强。

与10年前相比,尽管一些互联网巨头也进入了500强,但阿里巴巴、京东和腾讯现在开始涉足金融和投资领域。他们仍在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即金融、投资和房地产是赚钱的唯一途径。

至于真正的工业是否能赚钱,至少我们在这个列表中看不到。

“激励相容”的环境对资本尤其是私人资本非常重要。你为什么对工业失去兴趣?现在是总结的时候了。

尤其是今年,随着中国经济面临巨大挑战,私营企业和私人资本的声音越来越大。

有人甚至提出“民营企业退出”的说法,这将极大地影响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的长期信心。

我认为,资本对工业不感兴趣的根本原因无非是:第一,我们的市场化改革仍然滞后,对私人资本进入某些行业和领域仍有许多不合理的限制。

根据以前的统计,私人资本在电力和供热生产和供应中仅占13.6%,在金融部门占9.6%,在运输、仓储和邮政服务中占7.5%,在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中占6.6%。至于石油、电信和铁路,这一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仅如此,在私人资本占主导地位的一些地区,一些地方政府以重组和一体化的名义将私人投资推出这些地区。国有资本大幅扩张,大量私人资本无路可走。只有通过重组和整合才能将它赶走。即使是在一些竞争领域表现出色的实业家,也因为环境因素而急于退出该行业,并且无意成为一家百年老店。其次,渴望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坏习惯变得越来越强烈。

尤其是在房地产特别容易赚钱的时候,民间资本、国有资本和外资都纷纷涌入房地产行业。在房价飙升的情况下,进入房地产行业的一个月收入远远高于努力成为一个行业的一年收入。成为一个行业已经成为最没有希望的选择。

在金融领域,他们也热衷于快速赚钱,尤其是在钱生钱。

第三,改革不彻底,企业审批程序多,经营环境没有根本改变。甚至可以说,中国企业经商的制度环境已经达到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差水平。最后,工业的税收负担太重了。

今年,随着高层官员宣布减税,上半年我国税收超过10万亿元。包括增值税和所得税在内的主要税种的增长率达到两位数。中国的宏观税负已经达到极限,许多企业靠逃税勉强生存。

在这种情况下,要真正推动资本回流工业,使企业能够安全地从事工业,从工业中赚钱,恐怕我们必须从制度层面作出全面的改善。如果没有“激励相容”的环境来鼓励企业从事工业,那么工业的回报就是a 空。

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很大的情况下,短期刺激可以遏制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但从长期来看,这种刺激不能促进工业的真正复苏。

改革的五个“必须”——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改革是中国经济走出危机的唯一选择。只有通过改革和创造良好的工业环境,我们才能摆脱对刺激的依赖。

让我们再呼吁几个要点。首先,必须在各级消除对私人资本的歧视,必须稀释所有权。

这些改革包括:进一步取消国有企业的超国民待遇,在市场经济中塑造平等竞争主体,取消对私营企业投资的歧视性待遇。特别是,应消除私人资本投资垄断领域的所有限制和进入壁垒。作为平等竞争主体,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不应划分为369家等。;第二,必须进行全面的税制改革。

除了必须下决心减税,为企业减负之外,应该看到,中国目前以流转税为主体的税制,是一个严重抑制投资实业的马光远:为什么资本离工业越来越远?制度安排,流转税意味着做实业承担的税负远远高于投资虚拟经济,这种税收安排只会鼓励大家炒股票、炒房,而不会从事实业投资;其三,必须扭转急功近利的歪风邪气,从金融行业入手,让金融回归初心。除了决心减轻企业的税收和负担之外,我们还应该注意到,中国目前以流转税为主的税制是一种严重抑制工业投资的制度安排。流转税意味着产业承担的税收负担远远高于对虚拟经济的投资。这种税收安排只会鼓励人们炒股炒房,而不是从事工业投资。第三,我们必须扭转不良作风对快速成功和即时利益的渴望,从金融业开始,这样金融才能回到它最初的核心。

对于房地产,我们应该采取制度化的措施,使房地产稳定,回归生活功能。第四,我们必须作出痛苦的决定,开放金融,尽快使私人金融合法化,允许私人资本设立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并为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提供解决办法。最后,必须优先考虑中小企业的发展。

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经济的生态不仅依赖于大企业的参天大树,还依赖于作为植被的大量中小企业。没有中小企业,一个经济体最终将成为荒漠化。

李克强总理在达沃斯论坛上谈到民营经济,重申中国将坚定不移地坚持“两个不动摇”的政策,进一步落实和完善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坚决消除阻碍民营经济发展的各种不合理障碍,加大督促和推动政府放宽民营企业准入的力度。

接下来的三次鼓点,让人感慨,中国民营企业家对未来担忧到什么程度。

他们不能再担心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官网大厅 » 马光远:为什么资本离工业越来越远?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